满鑫的“国有资产解冻”被“李鸿章孙”|聘书|王本华|解冻
2019-08-08

    原名:诚信建设,万里行|深信“国有资产融化”,男人被多个团伙骗了。王本华(化名)一直认为“巨额国有资产”存在。只要真正的“保管人”找到他,他就可以帮“保管人”解冻钱。然而,所谓的“国有资产融化”完全是一种欺诈行为。12月9日,四川省广元市公安局招华分局局长何旭红告诉彭美新(www.the..cn),广元市公安局今年破获了“解冻国有资产”诈骗案,击毙了18个犯罪集团,逮捕了96名嫌疑人,收缴并冻结了1160万元。该案件的受害者遍布全国,总数超过160万人。11月20日,昭华区人民法院举行听证会,审理首批32名嫌疑人移交公诉。目前,该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。嫌疑犯假装是李鸿章的孙子。王本华,60多岁,来自天津蓟县。他长期活跃在河南等地,有着浓厚的高中文化。昭华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官聂天志说,早在八、九十年代,王本华就被民间流传的“巨额国有资产”谣言所吸引。他相信世界上有一大笔财富。这些财富要么是历代封建王朝遗留下来的金银,要么是近战时期军阀的民间药膏。财富被保留着,但暂时冻结了。一旦解冻,参与解冻融资的人将获得高额回报。据王本华介绍,为了发展“会员”和“解冻国有资产”,从2016年起,他成立了数十个微信集团,其中大多数是拥有四五百名成员的大型集团。随后,集团领导人王本华成为犯罪团伙的目标。王本华解释说,有一天,他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。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听起来很旧,甚至感到说话人上气不接下气。对方自称李春堂,清朝著名大臣李鸿章的孙子。李春堂告诉王本华,他掌管着祖先留下的“巨额国有资产”,但是这些资产被冻结了,需要一笔钱来解冻。他找了很久,发现王本华很能干,想承担一项重要的任务。在电话中,李春堂称王本华为“儿子”,称自己为“父亲”。为了让王本华努力工作,李春堂给王本华“封官”,并寄给他伪造的“授权书”、“聘书”等文件。《聘书》上写道:“李春堂先生任命王本华同志为国家资产扶贫管理委员会主席,全面负责各地区国家资产扶贫事业的重大和次要问题。本任命经国务院批准并备案,自发布之日起立即生效。王本华同志工作认真,遵守国家有关法律、法规的规定。他应该关注人民的利益,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分配扶贫资金。王本华相信了这封荒谬的任命信。一百六十多万会员结盟后,王本华开始建立所谓的“国家资产扶贫管理委员会”的组织结构,该委员会由副主席、人事部长、宣传部长、检查部长、统计部长、财政部长、财政部长、财政部长组成。d办公室主任,共同管理省分部的人员任免事宜、成员发展和费用催缴。同时,还有省、市、县级机构。经推荐,36岁的广元商人李先生成为广元办事处的负责人。李先生承认起初他害怕被骗,于是去河南找王本华。当他看到“聘书”和其他文件时,他相信了王本华,并把10万元转给了王本华。王本华告诉他,他首先付给会员的钱,当会员给他的钱,他可以支付不到10万元。聂天智介绍说,王本华等人以“解冻国有资产”为由,吸收会员参加扶贫。他们答应只付几元到将近100元的会费(或申请费、认证费等)。解冻费一经收取,将支付数十万元。在受害人通过Wechat红包和转账方式缴纳费用后,将由县(区)级领导、市级领导和省分局领导逐步提交给王本华,然后由王本华提交给李春堂指定的账户。(组织)在30个省辖区设立了分支机构,在293个市辖区设立了办事处,在2286个县、区设立了工作组,成员超过160万人。安本华向嫌疑人转移了784万元。2017年12月,四川、新疆、浙江公安机关在工作中发现了“国有资产扶贫管理委员会”等违法组织。他们通过WechatGroup发展成员,以“解冻国有资产”为由编造扶贫、医疗、救济等项目。公安部2018年将本案列为第一审立案监督案件,并指定四川省公安厅为辖区,广元市肇化区公安局负责本案的调查处理。研究小组发现,借助于网络传播以及回扣、传销和欺诈的整合,这起案件是一种新的混合型犯罪。整个刑事体系由五个犯罪环节构成:诈骗团伙、银行卡买卖团伙、国有资产协会(支行)团伙、洗钱取款团伙、作假证据团伙。今年二月、四月和七月,专责小组组织了三次网络集中收集行动,废除了四起“解冻国有资产”的诈骗犯罪团伙。假扮国家机关领导干部、工作人员实施了五起诈骗犯罪团伙,洗钱、收款犯罪团伙七起,买卖银行卡犯罪团伙两起,粉碎了三个假造证窝,抓获了96名犯罪嫌疑人。冻结涉案赃款1160万元,查封涉案财产,查封保时捷、宝马、路虎、凯迪拉克等23辆汽车,查封127部手机、56部POS机、411张银行卡等大规模犯罪工具,成功破案,实现一整套打击幕后策划。会员开发、取款、伪造证件。嫌疑犯说,被骗的人是“猪”聂天智介绍的,李春堂的真实身份是广西凌云县朱牟欢。朱牟欢今年28岁,只有初中文化。根据他的叙述,他通过语音转换软件和伪造文件联系了王本华,以获得他的信任。朱镕基说,该团伙对诈骗集团的成员有一个固定的头衔:那些买卖信息的人被称为“卖猪人”,那些被欺骗的人被称为猪。像王本华这样的大会成员和支部成员被称为“猪头”,而他们自己却是“养猪户”。何旭红说:“微信集团的组织者大多被幕后欺诈策划者蒙面,帮助他们进行欺诈。Wechat集团的组织者既是欺诈者,也是受害者。一个微信集团的所有者将依次被多个幕后欺诈策划者欺骗。“在这种情况下,除了被朱牟欢的犯罪团伙欺骗,王本华还被杨牟桂、李牟勇和其他犯罪团伙欺骗,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领导人和高级将领。同样的诈骗方法就是以解冻某些资金为由诈骗成员支付资金。广元市昭华区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告诉彭梅新说,该法院11月20日开庭审理了第一批32名移交公诉的嫌疑人。目前,该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。何旭红介绍,“解冻国有资产”诈骗犯罪团伙已从广西凌云县蔓延到周边县区。这些团伙以地理、血缘或亲属关系为纽带,相互传承、帮助和教导犯罪的手段和经验。由于它见效快,收入高,邻居之间相互吸引,相互竞争。团伙成员具有较强的临时整合能力和抗攻击能力。他们大多数都有传销犯罪的经验。他们中的许多人以前都是提款灰色产业链的成员。在熟悉了欺诈过程并掌握了信息资源后,他们相继形成了自己的欺诈集团。何旭红说,嫌疑犯假扮国家领导人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,肆意歪曲党和国家的扶贫和慈善政策,编造了一系列利用电报欺诈进行传销时事的计划,极具诱惑力、欺骗性和严重性。损害了党和国家的信誉。仅本案就涉及3532个微信集团,社会危害尤其严重。他认为,在打击这类犯罪的过程中,必须深入挖掘幕后,打击真正实施诈骗罪的犯罪分子,以主犯为目标,取缔犯罪源头,集资,以达到切断犯罪链,破坏犯罪网络的目的,达到终极目的。切实遏制此类诈骗犯罪活动的高发率。责任编辑:吴金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