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高1米52也能当模特?姑娘来杭应聘拍照40分钟后她懵了
2019-08-08

    “对模特感兴趣,年龄18岁以上,身高152cm以上,主要整体形象气质好,无相关拍摄经验均可尝试,利用休息时间即可,薪资日结每小时百元以上……”

     投递了无数份简历后,这份网店模特的招聘,让安徽姑娘陆珂动了心。

     钱报记者来到涉事公司暗访,图为记者拍到的场景

    

     “从没觉得自己能做模特。”可优厚的待遇摆在眼前,身材不算高挑、爱发自拍、刚刚大学毕业的陆珂还是着了眼。为了入行,并不富裕的她一咬牙,凑出了入行前对方要求的“模特卡”制作费。

     在交纳了1680元“拍摄费”后,陆珂原本设想的兼职模特生涯还未起步,就差不多结束了。

     最近,钱江晚报记者接到陆珂的爆料,称自己疑似遭遇了所谓招模特的骗局。钱报记者随后进行了暗访,发现确实存在问题。

     昨天,杭州市市场监管局和江干警方联合执法,涉事公司已停业整顿。

     入行可以,先交钱

     陆珂来杭州已经有5个月。

     周六,她没有赖床,而是花了一个小时仔细化妆。按约定,这天是面试模特的日子。此前,陆珂一直在企业实习,薪水大半填了房租。为了在杭州立足,她一直在找兼职。

     好运似乎来了,她刚发在朋友圈的自拍里,忽然有个不熟的人点评“照片拍得不错,形象过关,想做网店模特吗?”

     对方的邀请让她有些意外,尽管喜欢自拍,但她还从没觉得自己能做模特。她决定试一试。

     刚过两点,陆珂赶到了杭州艺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(下称“艺线文化”)。公司在杭州东站旁的迈达商业中心,乘电梯上4楼,沿着走廊最里边靠左一间就是。“进进出出的人还挺多的。”填完登记表之后,很快就有一位经理为她安排面试。

     她向陆珂暗示,公司目前业务正在扩张,机会难得。紧接着她又点明,入职前得先拍套模特卡,用来推广,“别家拍的也行,但一般我们都是自己拍的”。

     经纪人向陆珂开价,1680元一套。

     陆珂退却了,这对她来说不算一笔小数目。“贴心”的经纪人看出她的难处。“你可以先转给我1000元,其他钱从你薪酬里扣。”说完,她还承诺,下个周末就可以安排档期,“90元拍一件,一次至少拍三四十件,你一天就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 面试结束,陆珂很快从一款手机借贷软件里贷出1000元,交给对方。

     目前该公司已停业

    

     40多分钟的模特生涯

     刚交完钱,陆珂就后悔了,但她骑虎难下,简单的摄影化妆,又收了她100元。

     拍摄场地很简单,一大块背景白布,模特换上四套衣物,摆上几个造型就大功告成。陆珂记得,整个拍摄时长还不到20分钟,陆珂看了下,“还没我自己修得好。”

     在微信上催问数次后,经纪人隔了两天答复她,来拿模特卡,“直接拍个广告”。

     接到通知,陆珂有些欣喜。那天下午2点,她再次赶到工作室,依然是交费化妆,换件摆拍,只不过这次拍的是包。二十分钟后,完成拍摄的陆珂出门去找同行的朋友。朋友惊讶:“做模特这么快?”

     接下来是一周后,又是提前一天通知,又是同样的流程,这次拍摄道具换成了三件大衣。每次拍摄完,除了经纪公司的抽成,陆珂可以拿到一百多元的报酬。“但因为我的模特卡还没付清,这两笔钱都被拿来抵费了。”换言之,她没有拿到一分钱。

     而陆珂幻想的模特生涯,也在这两次加起来40多分钟的仓促拍摄后,戛然而止。第二次拍摄后,经纪人让她“回家多练练动作”。之后,就再没有消息了。

     小陆当时交钱后的凭据

    

     钱报记者暗访:不交钱就被赶了出来

     根据地址,钱江晚报记者直接来到了迈达中心417室的艺线文化。工作室不大,一百多平方的空间内隔出了总经理室、模特部、演艺部、摄影棚、化妆室等7个房间。墙上贴着几张模特照。

     两间化妆室都有人,除了一名正在工作的化妆师,其他人正在吃饭。几盒开封的辣条、泡面腾着热气,摆在梳妆台前。隔壁的摄影棚内,两名摄影师胸前挂着相机,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。

     绕了一圈,记者回到前台,接待小哥爱理不理。“来面试的吗,哪个老师介绍的?”当得知记者并未预约,他递来一份报名登记表。填写完成后,很快一名男经纪人就为记者安排了面试。

     面试开始,按照要求起身做了几个简单动作后,经纪人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起兼职模特这份工作。“一般是从内景拍摄做起,一件衣服几十元报酬,每次拍摄1-3个小时,熟练后,就可以出外景拍摄,按时长收费,一般一小时在300-500元左右。”

     “我这就算通过了吗?”记者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 “我们已经看过了,你底子不错。”随后他又保证,签约后第二天就能给记者派单。但签约的前提,就是必须有一套模特卡。

     随后,他向记者展示了一份清单,罗列着各类模特卡的清单。“你刚毕业,就收你最便宜的1680元一档吧。”经纪人已经变成了推销员。

     “我现在没钱,考虑几天可以吗?”记者尝试拖延。“不行,今天是我们招聘最后一天,本来就快招满了。”经纪人回绝了记者的请求,并帮记者想了个办法。办法和陆珂的遭遇一样,先交1000元,剩下的从报酬内扣。

     在记者拒绝交钱后,他脸色一变,很快将记者打发出办公室。走出工作室前,大门前的一幅海报吸引了记者。上面写着,作为三家协办机构之一,艺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参与举办了嵩元杯2018年世界超级模特全明星冠军赛浙江总决赛。记者随即致电大赛主办方,其回复称,艺线传媒并不在协办机构名单中。

     网络配图

    

     记者随后从陆珂处了解到,和她一样遭遇的还有不少。

     钱报记者随后向有关部门反映了这一情况。

     新闻深读

     模特圈乱象:10个新人9个被骗过

     陆珂不是第一个受骗者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受骗者。

     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,从2014年起,收费拍摄模特卡的网店模特骗局就不绝于网。作为“电商之都”,杭州集聚了全国最多的网店模特与直播网红,市场需求催生了行业发展。

     据统计,2010年,杭州专门为电商服务的图片摄影公司不足200家,而现在的数字至少翻了10倍。

     市场大了,泥沙俱下。采访中,不少从业者告诉记者,这一行水太深。

     在58同城等招聘网站上,所有模特招聘页面上都会有置顶一条提示:建立模特档案、办法收费、试镜押金都有欺诈嫌疑,请警惕!

     网络配图

    

     就在昨天,钱报记者了解到,陆珂投诉的那家模特公司,已经停业整顿。

     市场监管局:已接到多起投诉

     杭州的冯女士和陆珂有一样的遭遇。她比陆珂早一周面试,也更早发现自己可能被骗了。

     而经纪公司一直以不再派单威胁,禁止模特们私下联系。

     直到两人在地铁站碰头,陆珂这才明白,自己也上当了。

     在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,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,今年共收到模特招聘投诉32起,其中4起涉及艺线文化。其办公地所属的东站枢纽市场监督管理所也接到过6起投诉,“上周就有一起,基本都是交钱、拍照,说是做模特,最后不了了之。”一位负责人表示,涉诉金额多在1000元至3000元不等。最多一笔,投诉人一年内陆续花费9480元,用于办理模卡和宣传。

     更多的人没有投诉,而是在网上寻求维权。在豆瓣,网友们总结了自身被骗经历,罗列了近十家“杭州的骗子模特公司”,艺线文化名列其中。

     在百度“模特卡”贴吧内,几乎都是哭述被骗的。记者翻了几页,其中有近三分之一,发生在杭州。

     “宇哥”是贴吧的常客。“你说的是杭州东站那家吧,我去过。”对钱报记者提起的艺线文化,他并不陌生,此前想做网红的他,也面试过多家模特公司。

     相比其他人,他还算幸运,因为他要回了钱。“回家一查我就知道上当了,第二天就去闹,开着免提报警,对方怕了,很快就退了钱。”宇哥告诫记者,别拍模卡,也别接活,“否则要回钱的概率很低”。他说,这几个月,来找他咨询的人不下十几个,大多没有下文。

     东站枢纽市场监督管理所负责人告诉记者,艺线文化办理过营业执照,也具备相关营业资质,在日常检查过程中,艺线文化也确有模特业务展开。因此,在今年6起投诉中,除1起处理前双方已协调撤诉外,基于当事人诉求,市场监管所采取了协商调解的模式。“投诉人的要求其实很简单,就是退还部分费用。”该负责人表示,协商双方意见后,投诉基本都解决了。

     昨天,记者再次来到位于东站附近的艺线文化公司,却发现大门紧锁,海报已被撕下。透过门缝向内张望,办公家具还在,但人已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 根据招聘信息拨打该公司电话,也无人应答。边上办公室员工表示,“昨天警察来过,今天就关门了。”

     记者从江干警方了解到,警方今年已接到多起投诉,对该公司早有关注。通过多部门合作,从昨日起,该公司进入停业整顿阶段。

     来源:钱江晚报记者 俞任飞 蒋慎敏 通讯员 许雷阳 何美萍

     值班编辑:郑司琪

     the end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